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校园天地 > 学员之星

我上老年大学

作者:散文与写作班:王长茹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3-03-27 15:16:39 点击数:

 

含辛茹苦抚育儿子成长,至今他已成年工作;悉心侍奉父母朝夕与共,而今他们却已作古;历经近四十年的上下班生活,如今我已是两鬓白发,不知不觉就到了退休年龄。2009年刚退休时,我很迷茫,一时无所事事。经老同学推荐, 2010年我进入市老年大学学习。
我做过音乐教师杨荣娟的学生。她和蔼可亲,理解学员,耐心示范。近八十名学员的大班,她却教的游刃有余。我跟过年轻的孙彦君老师,她朝气蓬勃,让我们体验了更新潮的音乐情感。真的没想到唱歌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奥妙。每当我跟着钢琴遨游在歌的海洋里,就会有一种超越心灵的感受。我忘情的跟着老师的琴声,纵情地享受着上老年大学带给我的无比的快乐。教二胡的白鹤飞老师技艺令人称绝,他使我们体验到了二胡演奏的美感。白老师从音乐基础知识开始的教学理念和手把手的教学态度,使人感动至深。当平常哼唱的小曲从自己手中的二胡拉出的时候,一种艺术家的感觉便油然而生,我享受着这种特殊的美感。
我上散文与写作班已经是第二年了。七十岁出头的赵生雷教授人品出众,知识渊博,讲课细致入微,针对性强,在课上,他的古今中外、历史地理、人文景观,听得我们如痴如醉。听赵老师的课,对我们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。在知识的海洋里,感觉自己真的很渺小,很无知,对文学知识的渴望,是我们全体同学的心声。我平时可以放弃任何家里家外的事情,可绝不愿意耽误一次听赵老师讲课的机会。
诗词班的赵育才老师,那可是个真正的诗词专家。育才老师的每节课都让我听得精神振奋,深深被那千古绝唱所吸引。他所讲解的每一个字、词,都使我们有一种特别解渴的感觉和享受了文字美的快乐。
我在老年大学还加入了文学社。除了正常的上课之外,我们还时常参加文学社的各类讲座、朗诵会等活动。我从小就喜欢毛主席诗词,特别是《沁园春·雪》,总想大声地、带着情感来朗诵。可无论是做学生、还是在工作单位,几十年始终没有展示自己的机会,只能是在没人的时候自我欣赏。去年的重阳节诗词朗诵会,机会来了!我终于可以在众人面前把这首词朗诵出来了,老年大学真是给了我一生中的最大的幸福,是老年大学帮我实现了几十年来不能实现的愿望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做了散文班的代理班长。我深知自己无论是从能力上、知识层面上还是在校的资历上都无法胜任这个神圣的职位。要知道我们班的赵森同学已经八十八岁,还曾经担任过重要的领导职务;刘素英同学等十几名同学,他们多才多艺,也在老年大学上了很多年课,且多个学科成绩斐然,可以说是我的老前辈,;徐小平等同学也是阅历丰富有着很强的组织能力的“年轻”的老学员;还有很多受人尊敬的老领导、老党员、老劳模,他们个个都德艺出众,让我心服口服。
这些前辈、兄弟姐妹们开始称我“班长”的时候,感觉特别惭愧,生怕辜负了大家的期望,心里忐忑不安。可是后来发现大家那么友善地为班里的各种事情出谋划策,便增加了我当好这个代理“班长”的信心。为了让大家互相认识、了解,我坚持课前点名,并将介绍的语言贯穿其中。我利用自己小学教师的优势,课余时间教会有学习键盘操作需求的同学学习汉语拼音。根据同学的建议,组织每月到凤凰山公园去参加课余活动,以巩固我们的学习成果。当我们写的作业需要打字上传,而班里一部分同学出现困难时,我这个“班长”就义不容辞的出手帮忙。
现在每当我听到有同学呼叫“班长”时,一种责任感、使命感、光荣感便随之而来。
老年大学把我们融进了快乐和知识的海洋,在这里我们享受着自由自在的精神生活,我们认识了才华横溢的教师们,结识了曾经在各个工作岗位上事业已成的同学们。大家相互交流,探讨人生,共同欢乐。我们通过学习交流,掌握了更多信息和知识,我们老有所学,老有所乐,并且老有所为,实现着一个又一个的梦想。
现在,每逢有人关切地问我在干点啥,我总是骄傲地对他说:“我上老年大学!”
录入者:lh